你不可贪图他人的房舍 、院落 、 牲畜和他的一切!

努力通过诚实的劳动和诚实的经营而获得 收益,谁就可以大清算中安详地等待这条 诫的 召 唤,因为 他 将 安 然 无恙,不 会受 到打 击。实 际 上,所 有 的 诫 命 都 那 么 容 易 遵 守,但 是 … 你 们 只 要 正确地看 看 所 有 的 人,你 们 就 会 很 快 发 现,这 一对 人来 说 不 言 自 明的 诫命 并没 有得 到遵 守或 者 很少 得到 遵 守,即 使做 到了,人 也不 是怀 着喜悦去做,而只十分费力地去做。

一 种 永 不 满 足 的 欲 望 侵 袭 着 所 有 人,不 管 他 的肤 色 是白 色,黄 色,棕 色,黑色 或者 红色,羡 慕他 所 不占 有的 他 人 的 一 切!或更 确切 地说,嫉 妒他 人 的一 切!而 这 嫉 妒 也含 有被 禁止 的欲 望!这已 经 构成 对此 诫 的 违 背,并 且是 许多 罪恶 的根 源,它 使许 多人 很 快 跌 跤,而 且从 此往 往一 蹶不 振。

奇 怪 的 是,平 凡 之 人 很 少 看 珍 视 他 所 拥 有 的 东西,而总 是看 重 他 所 没 有的 东西。黑 暗的 内心 不停地滋生着欲望。不幸的是,人们太容易屈就,为悲惨的种子提供最肥沃的土壤。

这样,长久以来,大部分人的所作所为均围绕 着对他人财物的欲望。从简单的愿望开始,到狡猾 的游说艺术,乃至无限的嫉妒不满和盲目的仇恨。

一 种 途 径 如 不 与 尘 世 法 律 发 生 明 显 对 抗 便 被 满意地视为是合理的。贪欲不断增长,上帝的诫命 一直不被重视。每个人如未被尘世的法庭追究便真 的以为自己是诚实的。而避免法律追究对他来说不 用费很大气力,这是因为他如果为取得廉价的好处 而企图无情地加害于人,就会异常地谨慎小心,并 运用极端精明的理智。

他没想到,他实际上为此所付出的代价远远大 于尘世手段给他带来的好处!所谓聪明是一张王牌!然而今天人所理解的聪明无非是狡猾的升级或者更 甚。奇怪的是,人们对狡猾的人充满不信任,而对聪 明人却充满敬意!这种一般的基本观念是荒谬的。

狡 猾 之 人 在 满 足 其 欲 望 的 手 法 上 是 笨 拙 的,而 聪 明 之 人 在 这 方 面 是 高 明 的。笨 拙 的 人 不 能 将 它的 欲 望用 漂亮 的包 装包 裹起 来,因 此 得到 的 只 有怜 悯 的蔑 视。高明 之人 的灵 魂 同 出 一 辄,得 到 的却是羡慕和钦佩。

这 里 面 也 是 嫉 妒,因 为 今 天 人 类 身 上 即 使 有同 样 的钦 佩也 不能 不包 含嫉 妒。人 们 不知 道 它 是许 多 罪恶 的渊 源,不知 道嫉 妒 及 其 种 种表 现 目 前已 经 主导 他们 的思 想和 行动!它 附 在 个人 的 身 上,也 附在 整个 民族 的身 上,指 挥 着 各 个国 家,制造 战 争及 党派 和无 休止 的争 吵,即 使 只有 两 个 人在讨论什么事的时候!

真 应 该 向 各 个 国 家 疾 呼,哪 里 还 有 什 么 对 第 十诫 的 服从!尘 世的 每个 国家 都 贪 婪 无 厌,图 谋 他人 的 财产!他 们不 惮于 谋杀 个 人,也 不惮 于 进 行大 规 模谋 杀和 奴役 其他 民族,而 这 仅 仅为 了 自 大自 狂,称 霸于 世。那些 有关 自 我 维 持 自我 保 护 的美 丽 言辞 只不 过是 借口 而已,因 为 他 们自 己 感 到为 了 减免 和解 脱对 上帝 之诫 犯 下 的 罪 必须 说 点 什么!

不 过 这 毫 无 用 处,因 为 不 遵 守 上 帝 之 诫 命 的 劣迹 已 经记 载于 宇宙 之书 上,拴 住 每 个 人身 上 的 业力 线 牢不 可破,甚 至 思 想和 行动 的 轻 微振 动都 不会不经赎偿而消失!

谁 能 纵 览 这 些 业 力 线,谁 就 会 看 到 可 怕 的 审判 已
经来 临!迄 今 营 造 的一 切将 陷 入 混乱 和坍 塌,而 这 只 是 对 这 第 十 诫 最 可 耻 践 踏 的 初步轻微 后 果!当 全 部 后 果 像 狂 飙 一 样 向 你 们 猛 烈 袭 来 时,没 有人 再怜 悯 你 们。你们 是罪 有 应 得。所发 生的一切仅仅是由你们自己所招致!

你 们 要 将 不 洁 的 欲 望 彻 底 从 灵 魂 中 驱 逐!要考 虑 到一 个国 家 仅 仅 是 由各 个人 组 成 的!你们 要抛 弃 所有 的嫉 妒 和 对 那 些你 们认 为 比 你们 占有 的更 多 的人 的仇 恨!如 果 你们 不能 够 认 识这 样做 的原 因,那 么你 们 要 自 己 承担 全部 责 任,你 们是 自愿 地 将上 帝所 不 希 望 的 极端 狭隘 的 意 识加 于自 己,而这无非是你们崇拜理智的不幸结果!

在新的上帝国度里,谁对尘世间因其自己营造 的业力线而带来的地位不满意,谁就不配在其中生 活!他不配得到所赋予他的机会,使他能够较为容易 地将其身上背的旧债偿清,达到精神成熟并以一路向 上进入自由精神的故乡,在那里只有光明与欢乐!

每个不满者都是最后所需和平的无用干扰者,是健康上升的障碍,将来都被无情地扫除!但如果 他心中还有一点良好的萌芽,能够保证他不久回归 正路,那么 他将 认 识 智 慧 的上 帝意 志是 绝对 正确 的;这对他也是正确的,他到目前为止只因灵魂的 短视和自找的愚蠢没有认识到他现在在尘世间所卧 的床是他自己制造的,是他迄今整个存在 、多个彼 岸及尘世生命的绝对后果,而不是反复无常的偶然 他 会 终 于 认 识 到,他 自 己 正 好 和 仅仅需 要 的 是他 所 经历 的东 西,他 所 处的 位置,包 括他 出生 的环境以及所有相关的一切!

如 果 他 自 身 勤 奋,努 力 工 作,他 除 了 精 神 上 升外 也 在尘 世中 步 步 升 高。但 是倘 若他 执意 选择 另一 条 道路,冷 酷 无 情,损害 他人,这 将永 远不 会对他有任何真正的益处。

人 的 灵 魂 要 做 一 番 艰 苦 的 斗 争 才 能 摈 弃 对 这 上帝 的 第十 诫的 种 种 背 离,这 也就 是说,改 变自 己,真 正地 在思 想 、 言 语 和行 动上 照之 去做!凡 是不 能 这样 做的 人,在 尘 世和 彼岸 世界 等待 着他 们的只是痛苦和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