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应滥用你的主 、你的上帝的名字!

个名字唤起并集中了人们心目中的理念!谁亵渎一个名字,敢贬低它,谁就贬低了
这个理念!这一点你们在任何时候都要铭记!

这 是 主 的 一 个 明 确 的 诫 命,但 它 在 所 有 十 诫 中很 少 被重 视,也就 说被 违 犯 得 最 多。这种 藐视 和违 犯 的形 式 有 成千 上万。即 使 人 们 以 为多 数违 犯是 无 害的,是 无足 轻重 的 俗 语,但 它 仍然 对这 条严厉诫命的违犯!

恰 恰 是 是 成 千 上 万 所 谓 无 害 的 违 犯 贬 损 了 神 圣的 上 帝的 名 字,同 时也 贬 损 了 与 这 个 名字 紧密 相连 的 上帝 的 观 念, 通过 日 常 化, 通 过 将其 蜕变 为俗 语 而在 人 的 面前,甚 至 在 孩 子 的 面 前夺 去他 的圣洁,玷污他的神圣!

人 们 甚 至 不 惮 于 沦 落 到 荒 唐 可 笑 的 境 地。我 不想 引 用如 此 众 多的 俗语,因 为 这 名 字 太崇 高,太 圣 洁!但 是 每 个 人 只 需 注 意 观 察 某一天,就 会 惊恐地发现不论男女,不论大人小孩,以至咿呀学 语的幼童如此大量地违反这第二条诫。这真是有什 么样的大人,就有什么样的孩子!

因 此,这 种 种 对 上 帝 的 贬 损 之 语 往 往 是 年 轻 人 在 对 上 帝 法 则 看 似 无 害 的 违 犯 中 首 先 学 到 的 东 西!

但 是,由 其 产 生 的 结 果 是 所 有 罪 过 中 最 糟 糕 的!这 是 在 全 人 类 中 恶 性 蔓 延 的 东 西,不 仅 在 基 督 徒 那 里,即 使 在 穆 斯 林 和 犹 太 人 以 及 佛 教 徒 那 里 也 是 如 此。 我 们 到 处 都 听 到 同 样 的 东 西,令 人 生厌!

“上 帝” 的 名 字 对 人 还 算 什 么!他 已 经 失 去 了价值,像最小硬币一样被人不屑一顾!甚至更糟 糕,就像一件穿烂的衣服。自以为聪明的世人认为 这是无害,他一天之内可犯下数百次罪!

这 哪 里 有 什 么 思 考,哪 里 有 丝 毫 的 感 情?你 们 已 完 全 变 得 迟 钝,听 着 最 神 圣 的 名 字 被 日 常 俗 语玷污而无动于衷!

你 们 不 要 搞 错 !凡 是 犯 这 种 罪 过 的 人,他 的彼 岸 世界 的账 户 已 经 无 情地 透支 而负 债累 累!赎罪 还 债不 是那 么 容 易,因为 迄今 为止 产生 的恶 果影 响 久远,以 致 第 三 代 和第 四代 都遭 到恶 报,除 非 这 一 代 中 有 人 终 于 醒 悟 并 制 止 这 种 邪 恶 的 行为。

因 此,你 们 要 努 力 在 你 们 熟 悉 的 圈 子 中 抵 抗这 种 贻害 无穷 的 恶 习。首先 要以 你们 尚存 的力 量斩 断 自己 的因 果 报 应 的 业力 线,使你 们迄 今所 有的 债 务不 再增 加。不 要 以为 你们 不曾 怀有 恶意 而可 以 轻易 地赎 罪 ! 造 成 的恶 果是 一模 一样 的 ! 对 此 诫 犯 下 的 罪 仍 然 不 会 变!你 们 已 经 知 道 这 一点。

如 果 你 们 不 力 求 弄 清 楚 这 样 做 的 后 果,那 么 这就 是 你们 的错!也 不 会 因此 减轻 你们 的债 务!你们 在 尘世 中还 能 赎 清 许 多债 务,你们 要听 从劝 告并要采取行动。

否 则,当 你 们 进 入 彼 岸 世 界,等 待 你 们 的 将 是可 怕 的泥 沼,将 你 们 困 在其 中,阻止 你们 继续 向上攀升。

但 是,几 百 年 来,不 仅 仅 是 个 人,而 且 政 府 机构也反对这一诫,它们强行要求人们违犯,如不 按此要求做 ,便以尘世的惩罚相威胁。然而,彼岸 的惩罚将更严厉,它将落在要求别人进行宣誓的人 的头上,而不是落在被迫做出宣誓的人的头上。基 督也曾明确地说过:

“你 们 讲 话 应 该 是 即 是,不 是 即 不 是,除 此 以外都是恶 !”

政 府 机 构 曾 有 权 力 对 “是” 或 者 “不 是” 发 挥决定性的影响,如遇谎骗即通过法庭给予惩罚,就像对伪证进行惩罚一样!他们在法庭面前能够增 加言语的分量,达到使法院判决之目的,但是不必 以此强迫人们去践踏上帝的诫命!

教 会 和 他 们 的 代 表 的 做 法 更 为 恶 劣,他 们 以 上 帝 的 名 义 对 他 人 施 以 酷 刑,以 上 帝 名 义 将 这 些 人烧死,如果他们没有事先被折磨死的话。

众 所 周 知 的 而 且 以 其 残 酷 而 臭 名 昭 著 的 罗 马 皇帝尼禄在迫害基督徒没有那么糟糕,还不如一些 拿着罪过目录对抗上帝法则的教会应受到谴责!第 一, 他 没有 杀害 和而 折磨 那么 多 人。 第 二,他 没 有虚 伪 地借 用上 帝名 义, 而借 用 上 帝 名 义是 人 所 能犯下的对上帝最大的亵渎。

如 果 今 天 这 些 教 会 批 评 其 在 这 么 长 的 时 间 内 所犯 下 的罪 行,这也 无济 于事,因 为 他 们并 不 是 自愿这样做的!

今 天 人 们 的 做 法 没 有 太 大 的 不 同,只 不 过 是 暗暗 地 相互 敌视,采 用了 另外 的 更 现 代 的方 式!随 着 时 间 的 推 移,只 是形式发 生 了 变 化,而 非 活 生生 的 本质!但 恰恰 是人 们隐 藏 的 这 种 本质 在 上 帝的法庭前面才受到审判,绝不是外在的形式!

现在
这 种 似 乎 无 害 的 形 式 同 以 往 一 样 也 产 生 于所有教会代表的极端狂妄。如不是这种可恨的狂 妄,便是仰仗教会尘世权力的空虚傲慢。这些坏品 质往往导致最不应该有的敌视,同时混杂着扩大影 响力的精明计算,甚至是获得全面政治影响力的渴求 而 所 有 这 一 切 都 是 把 “上 帝” 挂 在 嘴 边 上,以致我想再次像上帝的儿子那样呼喊 :“我父亲的 房子 应 该是 一个 礼 拜 的 房 子,你们 的所 为已 经把 它 变 成 了 了 你们自 我 崇 拜 的 贼 窝 !你 们 说 自 己 是 上帝话语的仆人,但你们却成了自负的仆人 !“

每 个 天 主 教 徒 在 上 帝 面 前 都 觉 得 自 己 比 新 教 教徒好,却不存在这样做的道理。每个新教教徒都 觉得自己更有知识,更进步,因而比天主教徒更接 近他的上帝 !他们都自称是基督的追随者,并按照 他的话行事。

但 这 两 个 部 分 人 都 是 蠢 人,他 们 所 指 望 的 东 西在上帝面前根本不算数!而他们对上帝这第二条 诫所犯下的罪远远超过其他宗教的信徒:因为他们 不仅用语言,而且还用行动,用其生活方式,甚至 在其所谓礼拜中滥用上帝的名字。

他 们 给 每 一 个 有 思 想 有 观 察 力 的 人 树 立 了 空 洞 形 式 和 空 虚 思 想 的 可 怕 范 例。他 们 狂 妄 地 自 欺 欺 人 地 认 为 他 们 先 于 有 其 他 信 仰 的 人 而 拥 有 天 堂 一角,他们恰恰以此最深地亵渎了上帝之名!

教 会 的 表 面 仪 式,洗 礼 等 其 他 东 西,都 无 济 于事。请记住,在上帝的审判面前只有人的本质才 算数!你们这些自负的人,宣称他们将在审判之日 高傲 地 登台,举 着旗 子,身着 艳 丽 的 服 装,高 兴 领取 奖 赏。但他 们永 远不 会到 达 精 神 的 王国 , 来 到上 帝 的脚 下,因为 在他 们到 达 那 里 之 前就 得 到 了他 们 应该 得到 的报 偿。一阵 冷 风 将 把 他们 像 无 价值 的 麸糠 一样 扫除,因 为他 们 缺 乏 谦 卑,缺 乏 对他人真正的爱!

他们因其自身性质是 “上帝” 之名的最恶劣的 滥用者,是第二诫的最严重的违反者。

他 们 所 服 务 的 是 魔 鬼,不 是 上 帝!他 们 是 对 上帝 所 有诫 命的 嘲弄!从 第一 诫 到 最 后 一诫!但 主要 是 这第 二诫,践 踏这 一条 是 对 上 帝 名称 的 最 严重的玷污!

你 们 要 小 心,不 要 轻 易 地 忽 视 这 条 诫 命!你 们要 严 格地 注意 自己,注 意你 们 的 周 围 环境!请 记住, 如果 你们 忠实 履行 九条 诫 命, 但 忽略 了 其 中一条,你们仍会满盘皆输!

如上帝发出了诫命,其本身就证明不能对此掉 以轻心,应绝对必须履行之!否则,诫命不会向你 们提出来。

如 果 灵 魂 与 话 语 不 能 产 生 共 鸣,你 们 就 不 要 祷告。当心在上帝面前不要心口不一,言不由衷,否则你们会以此犯下滥用上帝名义的罪。

你 们 在 请 求 上 帝 之 前 应 好 好 考 虑 是 否 是 是 迫 切 需 要!不 要 陷 入 形 式 上 的 祷 告,某 些 时 候 这 种 无 心 的 喋 喋 不 休 已 经 成 为 所 有 宗 教 仪 式 的 恶 俗。这 不 仅 是 滥 用,而 且 是 亵 渎 上 帝 的 名!

在 欢 乐 或 痛 苦 中 所 产 生 的 炽 热 而 无 言 的 感 情 仍然胜于千条祷词,即使这种感情只持续了片刻。因为这样的感情是总是很真实,而不虚伪!因此也 不是滥用上帝之名。

当 人 在 上 帝 的 宝 座 前 请 求 或 感 谢 时,这 是 一 个 神圣的 时 刻!这 永 远 不 能 成 为 习 惯 性 的 喋 喋 不 休之言 !教会的司仪也不能这样做!

人 要 是 在 所 有 寻 常 或 不 寻 常 的 日 常 事 情 中 使 用上帝之名,他就对上帝的概念没有丝毫了解!人 应该有能力在心中感知上帝,即使在他的尘世生活 中只有一次 !但这唯一的一次足以会使他失去打破

第二诫的欲望!他将永远力求在最纯净的内心状态 中说出 “上帝” 这一名字!

谁 要 不 是 这 样,谁 就 根 本 不 配 聆 听 上 帝 的 话,更 不 会 进 入 上 帝 的 国 度,享 受 在 他 身 边 的 幸 福!出于这个原因,也禁止按照人的想象制造上帝 的图像!任何这样做的企图只会导致苍白可怜的矮 化,因为人的精神和人的手均不能窥见这个实在之 一斑并且不能将之以尘世的图像表现出来!其中最 伟大的艺术作品也只能意味着极度的贬损。一只眼 睛和无法形容的目光仅仅预示了一切。 –

你 们 在 “上 帝” 一 词 中 所 概 括 的 伟 大 和 崇 高 是 你 们 无 法 想 象 的,而 你 们 往 往 轻 率 地 斗 胆 把 它 当 作 空 洞 无 意 义 的 俗 语 来 使 用!你 们 对 你 们 的 这 种做法是要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