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

好像有一片乌云笼罩着人类。气氛郁闷。在阴沉的压力下,人的感受力变得迟钝起来。只有支配肉体的感情生活和性生活的神经高度绷紧起来。通过错误教育、错误观点的误导和自欺来进行人为的刺激。

今天的人在这方面不是正常的,他有一种病态的、增强到十倍的性要求,他试图用成百上千种形式和方法把这种性要求培养成一种崇拜,这种崇拜必然导致整个人类的堕落。

这一切像一场瘟疫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蔓延传播开来,也加害于那些还拼命地力图紧紧抱住一个理想不放的人,这种理想存乎于他们半意识的朦胧中。他们乞求地向它伸出胳膊,但是当他们把目光望向四周时,却呻吟地一再垂下胳膊,感到灰心,绝望。

在郁闷的瘫痪无力中,他们恐惧地看到,清晰的目光以何等迅急的速度变得浑浊,分不清道德和不道德;判断力消逝了,理解能力起了变化,这样一来,那么多不久前还唤起厌恶和蔑视的东西,很快就被当作是完全自然的东西听之任之,甚至对此从不感到惊讶。

但是水不久就溢出边缘。一种可怕的醒悟必然要到来!

当今这些醉生梦死的人群偶尔感到一种突然的、受惊时的本能反应,完全是机械的、无意识的。一些心灵一瞬间感到茫然无措,可是他们还达不到醒悟,不能对他们不光彩的活动有清晰的感觉。而为了摆脱甚至压倒旧思想的“弱点”或“残余”,人们却付出了双倍的努力。

进步不惜任何代价。但人们的进步可以向两个方向走。向前进或者向后退。任人选择。现在是以令人悚然的速度向后退。一旦时辰到来,猛烈的撞击必将使急速堕落者粉身碎骨,因为他们碰到的是一种强大的抵抗。

在这种郁闷的气氛中,乌云更为密布,充满了不祥。第一道闪电随时都会劈来,它劈开黑暗,照亮一切;它以一种冷酷无情和尖锐犀利把最隐秘处都照亮,这种冷酷无情和尖锐犀利带给那些追求光明和澄净的人是解放,但带给那些不追求光明的人是毁灭。

这片乌云加重它的昏暗的沉重的时间越长,那它产生的闪电也就越加耀眼和可怖。柔弱的、使人懒散的空气将消逝而去,就是这样的空气把潜伏的淫荡掩盖在它那懒散的褶裥里;因为随第一道闪电的光亮而至的自然是一股清新的、苦涩的、带来新生命的气流。在光的冷峻清晰中,所有出自阴森幻想的怪物一下子都被剥掉了它们道貌岸然的伪装,赤裸裸地站在惊讶不已的人类面前。

如同被一声响雷震撼的灵魂会惊醒,纯洁的真理的活水呼啸地倾泄到变得松软的土地上。自由的日子已经破晓,人将从几千年来就已存在并且现在发展到极度繁盛地步的不道德的魔力中得到解放。

环顾你们的四周吧!看看那些书,舞蹈,服装!现在的时代比任何时候更甚,竭力将两性间的一切限制都破坏,使纯真的情感变得完全污浊,把它在这种污浊中加以扭曲,给它戴上骗人的假面具,若是可能的话,最后把它窒息。

人们对于心中产生的顾虑借用高尚言论来麻痹,但这些高尚的言论一经仔细考察,它们只是从内心颤动的性欲引发出来的,为的是用无数的、灵活的或拙劣的、遮掩的或露骨的方法不断给情欲以新的养料。

他们谈论自由的、独立的人性的开端,谈论内心强化的发展,谈论自身锻炼、裸体的美、使人变得高贵的体育运动,谈论进行活泼言论的教育:“对于纯洁者来说一切都是纯洁的!”简而言之:通过摈弃所有的“古板”来改善人类,从而创造代表未来的、高贵的、自由的人。谁若是对此表示异议,那他就要倒霉!这样一个胆大的人会立即在喧闹声中遭到围攻,受到类似这样的指责:只有肮脏的思想才使他把什么都看得肮脏!

浊水形成一个疯狂的漩涡,从漩涡中散发出一种使人晕眩的、有毒的气氛,它像一种吗啡剂一样使感官混乱,产生幻觉,成千上万的人陷入其中不能自拔,直到萎靡无力地沉入渊底。

兄弟试图去教训姊妹,孩子去教训双亲。这像一般狂潮一样席卷所有人,激浪冲击的地方可以看到仍有几个沉思者充满厌恶地、孤独地站在那里,像大海中的崖石。在这场风暴中有许多筋疲力竭的人向他们求助,这一小批人像沙漠中的一片绿洲一样受人欢迎。他们也同样像绿洲一样使竭力搏斗穿过死亡风暴的流浪者得以舒适地休息和恢复。

今天在所有漂亮外衣下宣讲的进步不是别的什么,只是对巨大的寡廉鲜耻的一种阴晦的鼓励,是对人身上每一种高尚情感的毒害。这是人类所遭遇到的最大瘟疫。奇怪的是,好像许多人为自行堕落一直期待得到一个可信的借口。无数人对此竟表示竭诚欢迎!

可是谁知晓在宇宙中起作用的精神法则,谁就会厌恶地对现在的这些潮流嗤之以鼻。我们只消从“最无害”的娱乐中取出其一,即“家庭浴场”,来做番观察吧。

“对纯洁者来说一切都是纯洁的!”这听起来是如此之美,在悦耳声音的保护下人们可以为所欲为。让我们观察一下在这样一场沐浴中发生的最简单的细物质方面的事情。设想一下,三十个不同性别的人,其中二十九个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真正纯洁的。这是一个设想,从一开始就被完全排除的一个设想;反过来讲才会更正确些,即使这样甚至也是罕见的。可我们就这样设想吧。

那一个人,即第三十个人,由于观看而激发起不洁的念头,尽管他表面上也许做得十分得体。这些念头作为细物质过程立即在活生生的思想形式中体现出来,被吸引到他观看的目标上,紧紧抓住不放。这是一种肮脏,不管它是否引发出某种言论或者动作。

这个不洁之人随身带着这种肮脏,它能把类似的四处游走的思想形式吸引过来,于是在周围集聚得越来越密,到后来就使他迷惘,受到毒害,有如一个寄生的蔓生植物经常使健壮的树慢慢死去一样。

这都是发生在所谓“无害”的家庭浴场、社交游戏、跳舞或其它方面的细微物质过程。

但必须考虑到,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那些试图直接藉助这样的观看而让他们的思想和感情受刺激的人才进入这样的浴场,耽于这样的娱乐!如此一来会培育出什么样的肮脏之物而不被在粗物质外表上察觉,这就不难理解了。

同样不言而喻的是,这种越来越浓越来越密的情欲的乌云必然逐渐地对许多并不是自己寻求这类事情的人发生影响。在这些人心里先是出现微弱的,随后是强烈的和活跃起来的类似思想,它们持续地受到周围的某些所谓“进步”的滋养,他们一个接着一个滑入粘稠的黑暗浊流,在这里对真正的纯洁和道德的理解力越来越暗淡,并且最终一切都被拽入漆黑一团的深渊之中。

首先必须防止导向繁殖这样弊端的机会和刺激!它们无非只是孵化场;那些不道德人身上带有瘟疫的害虫能把他的思想抛进到孵化场里面去。这些思想繁殖起来,毁灭性地涌向整个人类,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孵化场,最终它们形成一个令人厌恶的肿瘤孳生的巨大场所,散发出一片毒气,也把善窒息而死。

你们要从这种陶醉中挣脱出来,它像麻醉剂一样;只是一种力量的假象,实际上起到的却是削弱和毁灭的作用!

当然了,尽管这是可悲的:恰恰是女性首先再次越出了常规,在衣着上毫无羞耻地堕落到娼妓的地步。

但这仅是证明对细物质过程解释的正确性。恰恰是具有强烈感受力的天性的女人首先而且是更深地接受了被污染的细物质的思想形式世界的这种毒素,她们自己完全是无意识的。她们听任这种危险,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先被卷入并以难以理解的快速和惹眼地越出了每一个界限。

这样说法并不是没有道理,即:“当一个女人变坏时,这比男人变坏要更糟!”这适用于每一方面,不管是在残忍上、仇恨或者爱情上!女人的所做所为永远是围绕她的细物质世界的产物!当然这中间也有例外。女人也不能因此而逃避责任;因为她能去观察向她袭来的那些外物,并且按照她的意志去左右自己的所欲和所为,只要她
… … 愿意这样做!可惜的是,在大多数情况下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这是女性的一种过失,这种过失无非是由于在这种事情上的绝对无知而造成的。

而现时代的情形更糟,女人实际上也掌握着民族的未来。她掌握着它,因为她的灵魂状态对后代起着比男人更为深刻的影响。照此下去未来必定衰亡!不可避免!用武器、用金钱或者新发现都无法制止。通过善良或者娴熟的政治也不能。必须要有更为彻底的重要手段。

但是,并不是女人独自承担这种巨大罪过。她永远只是忠实地反映她的民族所拥有的那些思想形式的世界而已,人们不应当忘记这一点。你们要把女人作为女人加以重视和尊敬,你们把她看成什么样,她就按照什么样塑造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这样你们会提高你们的整个民族!

但在此之前必须在女人那里发生一个巨大的转变过程。她们现在的情况只能通过彻底的手术才能治愈,用一种强力的无情的手术,用犀利的手术刀把每一个肿瘤切除,并且投入火中!否则它还会把所有健康的部分毁掉。

现今的时代朝向这种对整个人类实施的手术奔去,飞快地,越来越快,最后自己将这项手术招引过来!这是痛苦的,但结果是康复。那时才是谈论道德的时候。今天谈论道德就像在暴风中谈的话一样,会什么也听不到的。

可是一旦罪恶的渊薮必然毁灭的时刻过去,因为它本身已经因腐朽而崩溃,那时候再去看看女人吧!她的所做所为永远向你们展示你们是什么样的,因为在她细腻的感受能力中起作用的是那些思想形式所要求的东西。

这种情况也使我们有把握认为,女性在纯洁的思想和情感方面将首先快速冲向我们视为高贵人的那种理想。此后道德将身披纯洁和耀眼的光华来临。